北京积分落户政策细则(大连积分落户政策细则2021)

在郊区买房,长期缴纳社保,提升学历,都是加分项——

北京积分落户政策细则(大连积分落户政策细则2021)

积分落户,让“北漂”成为“新北京人”

阅读技巧

7月12日,2021年北京市积分落户申请结果公布,共有6045人计划获得落户资格。这些从外地来北京打拼的人,用汗水浇灌了自己几十年的奋斗。他们曾经对户口渴望而又高不可攀。尽管许多人已经在北京开始了他们的职业生涯,但他们仍然经常为一张纸户口而焦虑。积分落户终于让他们安心地把北京当成了自己的家乡。

7月12日上午,结束了每天的例行跑步,王来不及擦汗,立即打开了北京市积分落户网上申报系统。几经刷新,王终于看到了自己的最终成绩和排名:101.71,4000~5000!这意味着,按照6000人的落户规模(按照等分、等降的原则,2021年共有6045人获得落户资格),公示期结束后,他就可以按照相关规定申请北京市常住户口,成为真正的“新北京人”。

修办公用品,蹬三轮车,在市场和工地之间逛商场,在商业街卖衣服,在互联网公司做销售,自己开公司...王在北京流浪的28年间,在不同的职业中“挣扎”,从刚来北京时分不清东南西北,到不仅要在北京安家落户,还要拿到北京户口。用他的话说,他终于不负众望。而像他这样通过积分落户北京的“北漂”还有很多。

分数、时间和汗水的积累

1993年,王从亲戚那里得知,北京中关村的一家办公用品商店需要两个学徒修理复印机,于是他独自踏上了进京之路。刚到北京的那一幕让他记忆犹新:“我学修复印机的第一天,师傅领着我去赛特大厦的办公室修,我看到了从未见过的外国人。人家用普通话问我事情,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,脸就红了。”王,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清水河县城关镇人,当时只会说方言。

28年来,王和朋友一起创业,在北京“女人街”卖衣服,从公司辞职,打拼。我住过“炒辣椒一次就能把楼道里的人都掐死”的地下室,在风雨中骑着装满装饰材料的三轮车;上大学提升学历,结婚,买房,生子,循序渐进。在漫长的岁月里,伴随着普通话水平的提高,还有他的落户点:“我有大专学历,交了近20年社保,都是加分项。而且工作和住房刚好在郊区,会比城六区加分更多。把分数凑在一起就够了。”

新版《北京市积分落户管理办法》和《北京市积分落户管理细则》要求,积分落户申请人必须符合持有北京市居住证、不超过法定退休年龄、在京连续缴纳社会保险7年及以上、无犯罪记录等资格条件,并将合法稳定就业、合法稳定住所、学历、职业和居住地区、创新创业、纳税、年龄、荣誉表彰、守法记录等指标的累计分值作为申请人的分值。

北京市人社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北京市今年公布的居民平均工作时间为16年,平均年龄为40.5岁。在这些年轻时来北京打拼的农民工的分数里,“凑在一起就够了”,是岁月和努力的沉淀。

户口,“一切为了孩子”

今年是陈少强在北京的第20个年头。从公司设计部的美工到副总经理,再到离职创业,他现在有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工作和生活。“其实户口对我来说没那么重要。毕竟基本定型了,但是有了孩子,就不一样了。”

在北京工作,在天津生活,是很多“北漂”解决子女户籍问题的首选。严若石在北京和天津之间跑了两年。“眼看着儿子就要升初中了,我们家搬到了天津,但我和老公在北京一家公司工作了十几年,很难调动。”

于是,颜芳若每个工作日早上6点20分出门,通过切换自行车共享、地铁、城际列车三种交通工具去北京的公司,然后晚上以同样的方式、相反的方向回到天津的家。“冬天出门天还没亮,冷风吹在脸上像针扎一样,但是热是因为赶着坐车,地铁站后面已经汗流浃背了。在地铁和高铁上休息了一会儿,汗干了。到了北京,下了高铁去地铁,然后骑车去公司。又是一场汗。每天早上衣服要汗湿两遍,晾干两遍。”

当孩子喊妈妈赶紧回家,拼尽全力跑或者经常赶不上火车的时候,颜芳若感到担心和无助。按照她的设想,这种双城生活应该会持续到还没上小学的二胎女儿高考。“坚持到她跑不动”是她给自己的目标。结算清单公布的那一天,严方若甚至有点恍惚,因为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能这么快结束两地的旅行。

许立群也是一个谁没有转移她的孩子。

许立群,江西上饶玉山县人,高职毕业后在上海做基金柜台业务员,赴京与爱人团聚。几年后,她的情人提出离婚,许立群不得不独自抚养女儿。

为了“赚钱,送女儿去更好的学校”,她接受了公司分配。在随后的几年里,她经常在周日晚上把女儿送到寄宿学校,当晚或者周一早上坐高铁去上海,周五中午吃完午饭就赶到北京陪女儿过周末。这份奔波给她带来的,是连续三年每年缴纳10万元以上所获得的6分纳税红利,以及随之而来的北京户口。

此前,许立群不得不考虑将女儿调回江西参加高考,尽管她通过多次努力进入私立学校就读。幸运的是,她在找学校的时候,在分榜里找到了自己的名字。

定居下来,最后成了“新北京人”

“老家的房子没了,父母也得到了北京的照顾,但户口还在内蒙古。别人问是谁,总是不知道怎么回答。再说说北京吧。没有户口。再说说内蒙古。回去还得住酒店。”随着王在北京生活的时间越来越长,他对自己的家乡越来越困惑。

在北京积分落户政策实施之前,王这个“漂泊者”从来没有想过,这座城市有一天会以纸质户口的形式接纳自己。获得积分落户资格后,许立群慢慢习惯了,已经是个“新北京人”了。

颜若卖掉了天津的房产,举家迁回北京。“第一天回来,我下班回家才14分钟,就忍不住看着夕阳的天空空泪流满面。”往返京津时,颜芳若每天的通勤时间将近3个小时。现在,她把省下来的时间用来辅导儿子和给女儿讲故事。

在积分落户的圈子里,人们习惯于互称“朋友”,许立群是组织“朋友”聚会的志愿者之一。“虽然大家来自各行各业,但年龄和经历都差不多。说起来,当年在北京打拼的细节特别有共鸣,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努力,让他们更好的互相理解,互相帮助。”和“姬友”成为朋友让许立群对这个团体有了归属感。

“现在我终于可以说北京是我们的家乡了。”获得落户资格后,颜芳若觉得北京的生活更踏实了。然而,王已经不再担心他是哪里人,因为他的孩子终于可以在他们的户籍所在地一栏中写下“北京”了。

记者:石

来源:工人日报

原创文章,作者:英财号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yggszc.com/24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